聚焦明星動態、名人資料大全、最八卦明星緋聞,盡在全球大人物。

炉石传说新卡组狂野:資料:伍紹祖去世(簡歷 組圖)

分類: 乒壇名將|2015-06-30 14:18:32

炉石传说牌店关闭 www.hnxna.icu 伍紹組(1939年4月- 2012年9月18日),湖南耒陽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官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少將。中共第十二屆(1985年9月中共全國代表會議增選)、十三屆、十四屆、十五屆中央委員。第十屆全國政協常委。曾是國家體委最后一任主任和=國家體育總局首任局長。[1]

資料:伍紹祖去世(簡歷 組圖)

伍紹祖,男,1939年4月6日出生于西安,衡陽耒陽市南門外松茂堂人。父親為中共中央軍委秘書長、中國紅軍電臺的奠基人、紅軍無線電通訊事業的創始人伍云甫,母親為全國政協常務委員、民政部顧問熊天荊。

資料:伍紹祖去世(簡歷 組圖)

伍紹祖是原國家體育總局局長。曾擔任北京2000年奧運會申辦委員會執行主席,我國第一次申辦奧運會就在國內外產生了極大的影響,雖說最終以兩票之差惜敗,但這次活動在我國體育史上寫下了重要的一筆。

1958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64年畢業于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后又攻讀研究生。其間曾任清華大學學生會秘書長、副主席。1965年任中華全國學聯合會主席、全國青年聯合會常委、共青團中央國際聯絡部干部。

1972年任國務院辦公室秘書。1975年后,任國防科委司令部二部參謀、科技部二部副科長、副局長。1982年7月后,任國防科工委副主任、黨委副書記,政治委員、黨委書記兼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1988年12月任國家體委主任、黨組書記。1998年3月至2000年4月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

1992年、1996年伍紹祖兩度率隊親征巴塞羅那和亞特蘭大奧運會,我國均取得了金牌總數第四,體育界打了一個又一個漂亮的翻身仗,鞏固了中國在國際體壇的大國地位。

中共第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屆中央委員,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1988年被授予少將軍銜。[2]

1939年4月6日出生于西安,衡陽耒陽市南門外松茂堂人。父親為中共中央軍委秘書長、中國紅軍電臺的奠基人、紅軍無線電通訊事業的創始人伍云甫,母親為全國政協常務委員、民政部顧問熊天荊。

1940年2月,隨母親熊天荊到延安。

1944年,在延安第一完小學習。

1946年,秋轉入延安保小,同年冬,加入兒童團。

1947年3月,隨延安保小轉移,參加二千里行軍到達太行,被評為行軍模范。

1949年底,加入少先隊。

1951年,畢業于北京育才小學。

1951年-1957年,在北京101中學讀書,不僅德智體得到全面發展,多次被評為"三好"學生,而且幾乎是全班最瘦小的他居然在一次班級的100公尺比賽中獲得第一名。

1955年4月,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1957年8月,以優異的成績考進了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攻讀理論核物理專業。

1958年1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1959年4月,擔任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體協主席。

1960年上半年,當選為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學生會副主席,9月成為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學生會主席、分團委委員,開始半脫產學習。由于原校學生會所有半脫產干部因為身體不好或半脫產到期回班了,于是在1961年9月,被調到清華大學學生會任秘書長,主持學生會的全面工作,配合學校黨委、團委,團結全體同學共同度過困難時期。

1962年4月,清華大學第15屆學生代表大會上,被選為清華大學學生會副主席。1960年9月─1962年9月擔任系學生會和校學生會半脫產干部。由于擔任了兩年政治輔導員,學習延長一年。

1964年7月本科畢業,同時考取清華大學理論核物理專業研究生。

1965年1月,當選第18屆全國學聯主席(1965年—1972年)、第4屆全國青聯常委,同年5月中止學習,調到共青團中央國際聯絡部。

1969年5月,由于文化大革命,開始在河南共青團中央機關“五七”干校勞動三年并經受“審查”。

1972年4月,調入國務院辦公室擔任副總理王震的秘書,主要協助王震做好分管國務院的業務工作。

1975年7月─1982年7月,歷任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防科學技術委員會司令部二局參謀、科技部二局副科長、副局長,其間,1979年1月─12月,借調至團中央機關工作,同年5月開始任第5屆全國青聯副主席、第19屆全國學聯主席(1979年—1981年)。

1982年7月起,任新組建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國務院)國防科學技術工業委員會(現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副主任、黨委副書記,為當時最年輕的副大軍區正級干部。

1985年,任國防科學技術工業委員會政治委員、黨委書記兼紀委書記,中國新時代集團第二任董事長。

1988年10月,被中央軍委授予少將軍銜。

1988年12月底,任國家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

1989年秋恢復黨組后,兼任國家體委黨組書記。

1990年,參與領導舉辦第十一屆亞運會獲得成功。他深知體育科技在未來國際體壇極端重要,采取“科技興體”的戰略,在巴塞羅那奧運會中產生第一批“金牌效應”。中國體操、乒乓球、女子競走、女子游泳等運動,依靠科技解決技術難點、弱點,收到良好效果,奪得金牌。

1995年-1999年,兼任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主席。

1996年,率團參加亞特蘭大奧運會,任中國奧運代表團團長。

1998年3月,國務院機構改革,國家體委改為國家體育總局,與中華體育總會一個機構兩塊牌子,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體育總會會長、黨組書記。并兼任北京2000年奧運會申辦委員會執行主席。

在國家體委、國家體育總局工作期間,還兼任過中國奧委會主席、國際氣功科學聯合會主席和國際武術聯合會主席、榮譽主席等職,為我國的體育事業和申辦奧運做出了貢獻。

1989年12月─1992年7月,在北京體育學院研究生部在職學習碩士學位課程結業。

1996年被美國國立波爾大學授予名譽法學博士。

1996年、1997年、1999年先后被聘為武漢體育學院、清華大學、南京體育學院客座教授。

2000年5月起任中共中央直屬機關工作委員會副書記。

2002年任中共中央直屬機關工作委員會常務副書記,同年當選中直機關黨建研究會會長。

2003年3月成為第十屆全國政協委員,并當選第十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

2004年4月27日,中直機關僑聯成立,當選為中直機關僑聯第一屆委員會主席。

2005年3月,當選為全國政協社會和法制委員會副主任。

2005年1月,任中國延安精神研究會常務副會長。曾任中央黨建領導小組成員。

2012年9月19日因病逝世,享年73歲.

中共第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屆中央委員,第三、四屆全國人大代表,第十八、十九屆全國學聯主

席,第五屆全國青聯主席,中國核學會第二屆副理事長。[1]

伍紹祖,1939年出生,1964年畢業于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1988年12月從國防科工委政委、黨委書記的崗位上調任國家體委主任、黨組書記,是20世紀中國最后一任國家體委主任。1998年國務院機構改革后,他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成為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亦是21世紀中國第一任國家

體育總局局長。2000年5月,伍紹祖調任中共中央直屬機關工委副書記。

伍紹祖是中國第五位國家體委主任,也是第三位軍人出身、具有軍銜的體委主任,在任國家體委主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11年多的時間里,他主持了多項重大體育改革,為中國的體育事業在20世紀末和21世紀初的發展制定了許多積極而卓有成效的改革政策,并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在1988年底到國家體委任職之前,他并不算是一名體育的內行,甚至“不太喜歡體育”。此前,他是國防科工委政委,一名少將。而1988年漢城奧運會之后,他被任命為國家體委主任,從此在體育系統一干就是11年,也由此開始了與體育、與奧運的不解之緣。

1991年,北京的第一次申奧計劃啟動。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申奧計劃”的最初緣起,竟是來自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在一次視察亞運會場館時所講的幾句話。伍紹祖說,要不是他曾經當過參謀,牢牢記住了小平同志當時隨口講的這幾句話,或許也就沒有了后來的第一次申奧。

在一次接受媒體采訪時,伍紹祖回憶起了當時的情景:“那是1990年7月3日上午,小平同志去視察亞運會場館,我和體委、北京市的一些同志陪同。當時小平同志問了句:‘中國辦奧運會決心下了沒有?為什么不敢干這件事呢?建設了這樣的體育設施,如果不辦奧運會,就等于浪費了一半。

’我在軍隊當過參謀,什么都記在本上,回去后就給中央領導、體委領導、北京市的領導講了,小平同志有這么個意思。黨中央馬上討論,最后決定:申辦!1990年就開始啟動申奧了。”

而對于第一次申奧的失敗,伍紹祖認為,這也不完全是一件壞事。“如果第一次申辦成功了,以當時我國的經濟實力,辦奧運會費的力氣要更大一些,而且還會影響改革開放的進程。沒申辦成功,對我國人民、尤其是青年大學生也是一次極大的教育,知道世界上還有反對勢力。”

在伍紹祖擔任國家體委主任、國家體育總局局長的十幾年任期內,他曾兩次率領中國代表團參加夏季奧運會,一次是1992年的巴塞羅那奧運會,一次是1996年的亞特蘭大奧運會。在這兩屆奧運會上,中國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分別獲得了54枚獎牌和50枚獎牌,在金牌榜上均名列第4位。

在伍紹祖任職體委期間,他明確提出要嚴格禁止運動員服用興奮劑。因為反興奮劑工作做得好,他還被國際奧委會請去做經驗介紹。薩馬蘭奇稱贊中國是“反興奮劑的模范”。在今年的“奧林匹克宣言國際論壇”上,當談到對中國隊在本屆奧運會上奪金數的期望時,伍紹祖仍然堅持他一貫的立場:“能拿多少就拿多少,而且要拿真的,不能拿假的!”

曾經有媒體問:如果請您對今年的北京奧運會講幾句話,您會說什么?

他爽快地回答:“還是我過去提的,對運動員是:‘鼓足干勁、力爭上游’;對體育工作是:‘全民健身與奧運同行’。”

此前的奧運會上,伍紹祖曾多次與運動健兒同行。而今,退了休的他,笑稱自己“過的就是普通市民的生活”。“今年我不和健兒們同行啦,我和廣大老百姓們同行”,伍紹祖說。[2]

1939年4月8日,伍紹祖生于陜西西安,其實他是湖南耒陽人,他的父親伍云甫,母親熊天荊都是中國革命的先驅。伍紹祖五歲那年母親就送他上學了,作為紅色的后代,他從小就接受了革命的熏陶,并參加了一些有意義的活動。

在大生產運動中,少年伍紹祖幫助老鄉紡線、捻線;開荒時,幫助人們敲土疙瘩;在針對蔣介石打內戰陰謀的備戰活動中伍紹祖還模擬傷員,讓醫務人員在他身上練習包扎。1946年9月,王震率領南下支隊北返延安,伍紹祖去慰問八路軍,并寫了一封慰問信,還刊登在延安的《解放日報》上,這是他的名字第一次上報紙。

1946年年底,內戰迫在眉睫,伍紹祖的父親在北平、上海等地跟隨周恩來、葉劍英等與國民黨周旋。他的媽媽把他從每天可以走讀的延安第一完小,送到了離延安100多里地的安塞白家坪的延安第一保育小學住校。因為伍紹祖從小就聽《黃河大合唱》中的歌詞“黃河在咆哮”,對黃河非常向往的他,誤以為“黃河在‘保小’”,所以,他就高高興興地去了。

去了以后才知不是那么回事。不過,“保小”對伍紹祖來說確實是一段非常重要的經歷。不久,他在這里加入了兒童團。

從1947年3月開始,歷時兩年,伍紹祖跟隨“保小”行軍兩千里,最后到達北京。在他開始行軍前,他媽媽也撤離了延安到達安塞真武洞,那里離白家坪只有幾里地。伍紹祖的媽媽工作忙,派勤務員朱德奎把他接去,與媽媽住了一個晚上,這也是兩年的時間里惟一的一次母子相聚。第二天回學校時,媽媽給伍紹祖打了一雙毛襪,又送他上路了。

敵人占領延安后,“保小”的行軍隊伍繼續向北走,有時還遭敵機轟炸、掃射。這些小小年紀的兒童團員真是又餓又累,衣履不整。突然有一天,伍紹祖的媽媽派朱德奎給他送來了一雙鞋,一干糧口袋炒黑豆和3個子彈頭。

朱德奎告訴伍紹祖:黑豆要和同學們一起吃。并說那3個彈頭是有一天國民黨飛機掃射了他媽媽住的房子,他媽媽從土里挖出來的,一個叫穿甲彈,一個叫爆炸彈,一個叫燃燒彈。伍紹祖和同學們看著這些從天上掉下來的不祥之物新奇了好長時間。

1948年春,解放戰爭的形勢已經有利于我方,伍紹祖的父親調到黨中央機關工作,聽說“保小”學生在河北武安縣陽邑鎮,就來看伍紹祖,父子有一年多不相見,伍紹祖記不得父親的樣子了。父親走后,學校組織一次書信活動,要每名學生給家長寫一封信,伍紹祖想,父親見過了,就給媽媽寫吧,信的第一句話是:“媽

媽同志:兒一切都好,請放心……”

聶榮臻元帥對王震說:“秘書找什么人都可以干,年輕人還是讓他搞專業吧!”此后,歷經坎坷的伍紹祖走進了國防科工委……

1957年,伍紹祖以優異的成績考進了清華大學工程物理系,攻讀理論核物理專業。1965年,伍紹祖因被全國學聯推選為主席,從此,他研究生肄業,步入政壇。26歲的伍紹祖開始在他領導的年輕事業上,做著不懈的努力,被上上下下普遍看好。

可是,花好不???。“文革”風暴席卷全國的當口,伍紹祖的家也在劫難逃。他媽媽因為有人揭發她曾罵過江青,被扣上了“現行反革命”的帽子;他愛人曾曉前是楊尚昆“死黨”曾山的女兒;新中國成立后從蘇聯找回來的伍紹祖二姐伍紹云,被誣成“蘇修”派來與他媽媽接頭的女特務;作為全國學聯主席的伍紹祖盡管是根正苗紅,也沒有逃脫厄`運。

1969年春夏之交,除了伍紹祖的父親癱瘓在家外,全家人都要去各自單位的干校。分別時,一家人沒有哭,就像各自走上戰場一樣,去接受新的戰斗考驗,創造人生新的歷程。伍紹祖被下放到河南共青團中央機關“五七”干校勞動。

不久,他的父親因受盡迫害,突發腦溢血,走完了六十五歲的輝煌人生。這一天是1969年7月25日。伍紹祖請假回來,簡單地辦完了父親的喪事,拭干眼角的淚水,又重新回到了干校。

在這名曰鍛煉,實則落難的三年,伍紹祖與鋤頭為伴,在土地上耕作,皮膚曬黑了,意志卻變得堅強起來?;匾湔舛嗡暝?今天的伍紹祖覺得那不尋常的經歷對他的一生有著非凡的影響,從那時,他知道生命中有一種滋味叫做苦。

大凡從苦的經歷中走過的人,格外地珍惜甜。1972年,伍紹祖調入國務院辦公室擔任王震的秘書,主要協助王震做好分管國務院的業務工作。1975年的一天,伍紹祖隨王震前去拜望聶榮臻元帥。言談中,聶帥不時地和王震身邊站著的精精干干的年輕秘書拉起了家常。

當這位我國國防科技事業的奠基人,得知伍紹祖是一位學習理論核物理的研究生時,突然眼睛一亮,對王震笑著說:“你的秘書還要這么高的學歷?找什么人不都可以干嗎,年輕人還是讓他搞專業吧!

”話畢,聶帥拉過伍紹祖的手:“跟我干吧?小伙子!”沒想到聶帥的一句笑言,真的改變了伍紹祖的人生命運。此后不久,他來到國防科工委司令部二局擔任參謀。穿上了綠軍裝的伍紹祖,面對的是一幅全新的藍圖,他開始握起人生的畫筆,勾畫著未來的前景。

大軍區正職領導乘火車坐硬座,在視察部隊的途中啃冷饅頭夾咸菜。身邊的工作人員說,和伍紹祖在一起,如同走進一所特殊的大學……

伍紹祖在國防科工委的履歷比較簡單,他從一名普通的參謀升任為科技部二局副科長、副局長。1982年7月,43歲的伍紹祖被提拔為國防科工委副主任,在當時屬最年輕的大軍區級干部。三年后,他又被提拔為國防科工委政治委員。

作為一名年富力強的知識型高級管理人才,伍紹祖深知黨和人民對他厚愛和重托的含義,他沒有拿身份做擋箭牌,總是把自己看作是普通的一兵,下部隊輕車減從,經常是一兩個人就出發了。無論是在機關還是在基層,伍紹祖從不擺首長的架子,國防科工委的單位遍及全國,他跑遍了所有的單位。

他的工作特點是理論聯系實際,當政委后,伍紹祖每個星期,不管有多忙,他都要去下屬的兩個研究室和研究員們進行交流座談,以取回真經。他的講話稿,從來都是自己動手寫,在一些非正式場合上的講話,他事前預備好提綱,叫過身邊的秘書和有關人員:“你們聽聽,我這樣講行不行?”原秘書說:“和伍政委在一起,如同走進一所特殊的大學。

為了解決偏遠的基層單位干部子女就學難的問題,1997年伍紹祖讓科工委有關部門與北京101中學取得聯系,該校招收了“老基層”、“老邊關”的子女。一年后,伍紹祖主持召開座談會,請101中學的領導和老師進行座談,會后,大家提議和伍政委合個影,伍紹祖愉快地答應了,并請校領導和老師坐在前排的凳子上,自己站在后面,以示對老師的尊敬。

此事,在科工委和101中學產生了很大的反響。

1987年的一次,伍紹祖要去河北某基地視察,因當時走得急,沒有訂到火車臥鋪票,要想趕時間只能是坐硬座。工作人員面露難色,伍紹祖知道內情后,說:“硬座就硬座,沒關系,這不是聯系群眾一次好機會嗎?”上火車后,他穿著便服,坐在嘈雜的火車車廂內,與鄰位的旅客們一路有說有笑,聊得十分開心。十多個小時的火車顛簸之后,再轉乘了三四個小時的汽車,才到達目的地。當天,他就開始了工作。

還有一次,是去東海某前沿指導發射導彈實驗,伍紹祖坐著普通的輪船,在水上行程了十多個小時,中午時分在杭州靠了岸。當時,海軍為他準備了午飯,為了節省時間,他叫工作人員買了幾個面包,在西湖旁的樹林里坐在地下就啃了起來,那時礦泉水還是稀有品,工作人員在商店里找人要了一杯白開水,中餐就這樣打發了。下午,伍紹祖又坐著火車硬座去秦山電站視察工作去了。

1988年上半年,伍紹祖去內蒙古參加一個國防科研實驗成功慶典大會?;乩詞?要乘坐汽車從包頭向呼和浩特趕,再參加一個其它活動。臨近中午,內蒙古的軍地領導要盛宴伍紹祖,他舉起了雙手抱拳向領導們致歉:“不能因為我一個人吃飯,耽誤其他同志的時間,對不起了!”伍紹祖叫工作人員將早晨剩的冷饅頭和咸菜裝進了食品袋里,午飯是邊行路,邊解決的。

伍紹祖上任體委主任后,把軍隊的“兩彈一星”規??蒲幸惶滓浦駁窖竊嘶嶸?錢學森兩次專書稱贊:好!

1988年,中國的體育在奧運會上留給新聞界印象最深的恐怕是四個字:兵敗漢城。同年12月29日,剛剛掛上少將金星的國防科工委政治委員伍紹祖,要另有任用,擔任國家體委主任。領導找他談話時,伍紹祖說:“第一,我可能不太懂體育,不要給國家、給人民帶來損失;第二,我堅決服從黨的分配,我到那兒一定好好干。

說實話,對于擔當國家體委主任的要職,伍紹祖感到十分意外,因為在他所走過的歲月里,僅在大學讀書時擔任過班級里的體育委員,這也是他僅有的一次與體育結緣。他自己坦言:“我本來不太喜歡體育活動。”

共產黨員是組織里的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行伍出身的伍紹祖沒有忘記自己的軍人本色,去國家體委報到后,他首先是調查研究,到處跑,到處學習,一是到現場看賽事,看歷史資料,及時地掌握情況。另外,他發揮自己當過三年政治委員做人思想工作的優勢,和運動員、教練員交朋友,以心換心,推心置腹,很快就深入到體育隊伍里去了。

1990年,第11屆亞運會在北京舉行,伍紹祖擔任組委會執行主席,他團結體育戰線的同仁,密切與北京市合作,使本屆運動會取得了圓滿成功,不僅在體育成績上獲得了創紀錄的183枚金牌,更重要的是為國家的對外開放,打破西方的制裁發揮了一定的作用,振奮了全國人民的精神,取得了較好的綜合效益。

在這次運動會上,伍紹祖使出了殺手锏——將發射原子彈、導彈和衛星的組織、管理方法,運用到亞運會的組織管理上。

眾所周知,倒計時牌就是這次率先軍轉民用的。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當代國防事業的泰斗錢學森兩次寫信給伍紹祖,稱贊:是您,把周恩來總理和聶老總開創的組織“兩彈一星”大規??蒲械囊惶?移植到亞運會上,這是件大書特書的事,好!

時隔一年,伍紹祖再次擔任北京2000年奧運會申辦委員會執行主席,我國第一次申辦奧運會就在國內外產生了極大的影響,雖說最終以兩票之差惜敗,但這次活動在我國體育史上寫下了重要的一筆。1992年、1996年伍紹祖兩度率隊親征巴塞羅那和亞特蘭大奧運會,我國均取得了金牌總數第四,體育界打了一個又一個漂亮的翻身仗,鞏固了中國在國際體壇的大國地位。

隨后的時間里,在伍紹祖的主持和領導下,我國開始組織指定“全民健身計劃”和“奧運爭光計劃”,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我國的體育事業跨入了法制化的管理軌道。

1998年3月,隨著九屆人大第一次會議的閉幕,國務院新的機構改革方案正式出臺,國家體育運動委員會改成了國家體育總局,作為最后一任體委主任和首任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與他領導的體育戰線的同志,在擁護國家改革的同時,更清醒地認識到,體育工作的基本任務、基本方針、基本思路和基本依據是永遠不變的。

在伍紹祖的主持下,國家體育總局進行了一個兩分鐘的掛牌儀式。1954年由毛澤東主席親自提議成立的國家體育運動委員會門牌莊嚴地摘下,送交體育博覽館。

在伍紹祖家中,有3張特殊的照片被伍紹祖珍藏起來。照片在不同的歷史時期拍攝,其中的主要人物是毛主席,與他合影的分別是伍紹祖的祖父、伍紹祖的父親,還有伍紹祖。每當伍紹祖凝望著這三張照片時,思緒便飛到了久遠的過去,那是一段段難以忘懷的美好往事。

2007年7月,伍紹祖大兒子一家從耒陽市老家回來時帶來一張照片,是伍紹祖的小叔叔給的,照片是1919年初夏原長沙湖南第一師范學校一些校友的合影。照片上一共有21人,第一排坐在地上,第二排坐在凳子上,第三排站著。

第一排右數第二人是伍紹祖祖父伍如春,第二排左數第三人便是毛澤東,那時他剛從北京經過上?;氐膠銑ど?。據伍紹祖小叔叔講,這張照片過去在耒陽老家的家中也有一張。1959年伍紹祖祖父去世后,伍紹祖的三個小叔叔都分別出去上學、當工人或參軍,他們三個人的母親(即伍紹祖的后奶奶)也離家走了,家里的房子便出租給別人。

“文革”初期這家人怕與“當權派”有瓜葛,便把我家中所有的照片都燒掉了。這次拿回來的照片是最近在一本新出的雜志上發現的,他翻印后由伍紹祖兒子帶了回來。

伍紹祖祖父是1878年出生的,比毛主席大15歲,原在家鄉當私塾老師,為了適應社會變化,1913年又去長沙上了第一師范,與毛主席同年級。那時毛主席才20歲,風華正茂,廣交朋友,胸懷大志,以圖報國。而我祖父已經35歲,雖然他與毛主席的關系還不錯,毛主席稱他為“伍大力士”,但他家中上有老母,下有妻小,所以沒有跟隨毛主席參加革命,這也成了他一生的憾事。

他在解放后給毛主席寫了一封信,信中有詩一首,其中兩句是“大惜未隨長征去,作一鷦鷯不可能”?;顧咚盜思抑猩罾?“云兒救我只杯水,杯水焉能救車薪”。當時毛主席給我祖父回了一封信,是用毛筆在宣紙信箋上寫的,從書法角度看,是很好的草書書法作品。

毛主席在信中表示對伍紹祖祖父家中“困難甚念”,并寄去當時的舊幣300萬元“聊助杯水,如有急需尚望續告”。

伍紹祖聽父親伍云甫講,1955年春節團拜時,毛主席見到他還問:“你為什么不給家里寄錢?”其實那時實行供給制,伍紹祖父母的津貼并不多,但還是每個月給湖南老家寄25元。

前些日子伍紹祖在中央電視臺看到電視劇《恰同學少年》,講毛主席在長沙第一師范情況的。雖然其中并無我祖父這樣一個人物,但把當時毛澤東同志的革命精神和革命活動表現出來了。現在我得到了這一張當年毛主席和伍紹祖祖父聚會時的照片,心里非常高興。[3]

伍紹祖父親是1904年出生的,在伍紹祖祖父的鼓勵下于1920年考上衡陽湖南第三師范,上學是免費的。在這個學校,伍紹祖父親開始接觸到一些宣揚歐洲革命思想的書。1922年毛澤東同志到衡陽湖南三師作過一次關于社會主義的講演,伍紹祖父親聽了以后,很受教育,遂于次年加入了社會主義青年團。1925年畢業后他回耒陽縣當教師,參加縣里的革命活動,并于1926年4月入黨。

當教師一個月有20塊大洋收入,但黨組織那時需要有人專門搞黨的工作,當時耒陽縣黨組織的負責人對伍紹祖父親講:“你是要當黨員還是要當教員?要當黨員就辭去教員。”結果伍紹祖父親就辭去教員專門搞黨的工作了,后來參加了1927年秋收起義和1928年的年關湘南起義,1930年被黨組織派到上海黨中央特科四隊學習無線電通信技術,1931年初被派到贛南參加創建中央紅軍電臺的工作。

那時伍紹祖父親在中央紅軍總部工作,經常能見到毛主席。當毛主席得知伍紹祖父親的父親是伍如春時說:“伍如春的兒子也來參加革命了!”

伍紹祖父親從1931年初到1950年一直在黨中央機關工作,但家中從來沒有他與毛主席合影的照片,這也成了我家的一個遺憾。2003年在準備紀念毛主席誕辰110周年的時候,我所在的中直機關工委準備搞一個圖片展覽。

有一天,解放初期專門為毛主席照相的侯波同志在清理毛主席的照片時,突然對幫助整理的一位工作人員說:“這里有一張伍書記的父親與毛主席的照片,你們趕快洗出來給伍書記送去。”這樣我就得到了一張毛主席與我父親握手的照片。從照片上看,毛主席是在接見一個什么會議的代表,他正握著我父親的手與他說話。我特別珍視它,一直掛在我家客廳顯眼的位置。

再一張就是伍紹祖與毛主席的合影照片了。這張照片拍攝的時間是1946年1月1日,地點是在中央軍委所在地延安王家坪,伍紹祖那時才6歲多。照片上一共有33個人,現在大致確定身份的有22個人,伍紹祖父母和伍紹祖岳父也在上面,而伍紹祖正好站在毛主席的左前方。

這張照片是2004年7月在軍事博物館展出的《延安精神永放光芒》展覽上用的,但當時把照片的時間地點都注錯了,伍紹祖向展覽的主辦方提出來,他們就把這張照片摘下來送給伍紹祖了。于是伍紹祖就把伍紹祖掛在伍紹祖家客廳的墻上。

這樣伍紹祖家就有了三張非常珍貴的照片:一張是有伍紹祖祖父與毛主席在一起的,一張是有伍紹祖父親與毛主席在一起的,一張是有伍紹祖和毛主席在一起的,伍紹祖感到這從一個角度反映了中國革命奮斗史。

伍紹祖是特別崇敬毛主席的。伍紹祖認為他不僅是偉大的思想家、軍事家、革命家,還是偉大的文學家、藝術家、體育家。伍紹祖說他是體育家,是有根據的。毛主席曾于1917年4月在《新青年》雜志上發表《體育之研究》,這篇文章充滿了物質第一的思想,充滿了辯證法思想,充滿了中華文化的意味,一直到70多年后伍紹祖當國家體委主任了,這篇文章的主要觀點還是我的基本指導思想,而毛主席寫這篇文章時才剛剛24歲。[3]

到平湖視察

2010年6月15日下午,原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伍紹祖,在嘉興市體育局副局長王偉榮陪同下來平視察,平湖市副市長潘川弟、市文體局局長沈力行、黨委書記范補興等接待并陪同。

伍紹祖著作

《伍紹祖文集人體科學工作卷》日前由人民出版社出版[4]